家裡有一包從家樂福買回來一包將要出清的蔬菜
那是一包老薑,乾癟枯黃的樣子
那的確是老薑


上個月只是為了吃個牡蠣才買
一包是39元卻有好幾條老薑
聽別人說吃牡蠣可以保肝,所以我煮了兩次
但後來就沒有再吃了,因為還要特地跑去買牡蠣真的很麻煩

老薑就這樣被我靜靜的冷落在一旁
放了很久
一天兩天的過
接著也過好幾個星期

老薑的身子漸漸也縮小了,愈縮愈小
水份像是被人抽離似的


三個星期後


無意中我發現有一顆綠綠的小東西黏在老薑上
本以為是發黴想把他丟了
誰知近看才發現原來那是芽
老薑身上長了芽

這芽是還是青綠的那種,說是翠綠的也行
在那青綠色的下面是
小顆粒的嫩薑,那小嫩薑的皮上散發輕透的鵝黃
光滑而細緻,讓我想把他摘了下來
但如果摘了下來,小嫩薑就不能活了


因為小嫩薑就是靠著老薑體內的水份
而生長的
他們是一體的我不可以隨意就把他們分開

這樣子就像是
老人與小孩同在一個薑上
共生共存,其實他們本來是一體的
只是被分離開來,形向被分離

形成一種不可思義的協調

那初生的嫩是美,美的讓人覺的這險惡的世界都與他無關
那乾枯的皺是痛,痛的讓人發現每一個皺折都是他的後悔與懊惱

失望中又重新再連接著希望

這是一種微妙的循環

但循環終就還是有極限的如果在老薑體內的水份用完後才讓他
種在土裡,終究還是要死亡
死亡,那可是什麼事都不能做

因此發出芽的時候就該栽種他

活著就有希望

活著和希望兩個都是很可貴的東西

我看著包裝裡的薑

讚許他的美
端詳他的堅強

這個小盒子裡正上演著

生命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月一文 的頭像
水月一文

水月一文

水月一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