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rydBtLvtsU
新發現這影片很有教育意義。
---
@很努力的累這件事

我目前的行程主要有三種:

1、早上0800或0900起床上班,晚上接第二份工作。這些全部都是靠大量體力的工作。凌晨24:30到家。睡3~5小時醒來再接著上班。最近太累的時候反而還會失眠。有時第一天只睡1小時、第二天5小時、第三天3小時。

2、有課的當天,會比較早回家,大概是晚1000或1100,只要不失眠到5小時都可以睡很好。

3、放假:兩邊的工作其中一邊就算有放假,另一邊也要去上班上課。如果白天休假同時又沒有課的的時候就可以睡10小時。之後晚上再去上班。

---
類似這樣的生活型熊,接了兩份工作後開始約三個月。開始上課的時間則是快一年。非常忙錄,幾乎無法約人出去走走。如果有,那一定是我拼命擠出來的幾小時,或是與醫院相關的重要事件。收入卻沒有很多,而且還有許多重要的支出。部分算是我選擇上的失誤。這陣子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但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還很混。

---
其實有聽過很多人一天做三份工作,一星期從不放假,還同時在讀書上課的年輕人,這樣的人一點也不會少。
但還有一群人更辛苦。

---
@很努力工作的街友這件事

就我這十多年來的觀察,社會的現實情況和一般人想像的可能不太一樣。

例子如電影戲劇中的乞丐,以前約十五年前,其實你在台北、基隆市、西門町,可能還有機會在天橋看見一、兩個,地上放個鐵碗討乞。
近年較難看到了。

我個人的觀察每半年,在基隆火車站前的天橋還有機會看到一位,因為我每個月都會去基隆一趟。裝假石膏的,或是主觀認為討乞為天職的,主要是自認為應當以討乞為生的偏執型的精神病患。

現實的情況是,台灣大多數的街友正如某報導說的,有七成是有工作的,而且是非常努力在工作的那型。比如某報導的,連續三天不停的收集紙箱,卻只能換到68塊便當錢。

就我親眼見到的有,擁有「技能」的修鞋師傅,他可能在一個不到半坪大的空間工作,等他忙錄完一整天,卻找不到地方吃飯或睡眠。主要在公園或是某個騎樓睡。如果他睡在人行道,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是喝醉或是生病,就會叫救護車或警察。警察來了也只能聳聳肩,重複的勸他換個地方睡。
也看過像某香港掃街人的生活影片,每天掃街工作極長的十八小時,回到休息的地方可能只能睡三小時,醒來之後又要上班。而且可能是約七十多歲的老先生。就算是年輕人,別說進修了,連休息的時候可能都不夠。
他們都非常努力的工作。

---
@雜談

某次朋友找我,我努力的擠出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去找他。吃了點東西,然後他不知怎麼聽了我過的日子。有點怒的說類似:「會來見我的人都是有問題不成器。」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在和我說。要讓自己更好一點,再來找他,不要讓自己的情況這麼差。要上進點,還有顧好身體。當然這都是我個人的腦補,雖然是腦補,但事後了解的意思也沒有差太遠。

---

待過很久之前的某行業,有些普遍現像。某新聞當記者與攝影師跑去採訪某家,員工過勞或是意外死亡的主管。那名主管當著鏡頭前說「連這種小事也要報。」事後不論在網路或是新聞都沒有後續的報導追綜。而深深了解那行的我。實際上也知道,那是個把員工當成免洗筷消耗品的世界。老鳥以傷害菜鳥為習俗的世界。

於是約在一年前,我對自己當下一個目標。有人說那叫初衷。我要找個有一定「門鑑」的工作,所以我就選擇了目前這樣的生活。

為什麼不是「我再也不要做XXX行業」這是因為愈當自己去想,在潛意識裡會把:「我絕對不要再當XX了」再將念頭簡化為「我想當XX」接著,表面的意識就會不停與潛意識的正與反對抗,腦袋會不停在老議題上打混戰,有時候可以浪費三到五年的時候,讓腦袋完全在空轉這個無限無意義的迴圈。要決解這種浪費腦資源的問題,為了不讓結愈來愈緊。因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從別的角度,從外部著手改變。

---
大概是有感而發,其實應該是我最近的近況開始好轉,正從谷底反彈要往上昇,我再撐到明年就可以撐過去這段學習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水月一文

水月一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